刘葱葱日记。
爸爸妈妈我和她   -[]
Tag:

我本来是想说,在过去的半个多月里,我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难以进食的时间里,醒来的那一些些时间,我都非常愿意听到有人在我床边为我读这本书,爸爸妈妈我和她。

我本来是想复制一节贴上来的,可是我找不到,恩哼,算了。

我非常喜欢这本书。

还有你,我很想你但又不想和你说什么。

我感到疲倦又,无话好说。

 

爸爸、妈妈、我和她

作者(瑞士)于尔克·舒比格 著 / (德)罗特劳特·苏珊娜·贝尔纳 图
译者李真子
出版社: 贵州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 2007-5
页数: 126
定价: 21.8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221076977

 

阅读全文      2012/03/16  01时02分00秒        评论(3)    
Tag:

我用了五分钟来研究怎么贴一首歌,还是失败了,真好听是吧,

 

 

再见了最爱的人啊,最爱的人啊,

你是我所有快乐和悲伤的源泉啊,

 

 

http://www.xiami.com/song/detail/id/384241

 

阅读全文      2012/02/19  01时05分00秒        评论(0)    
Tag:

 

 

穿着漂亮的小皮鞋有个屁用,

还不是,心都碎了

 

 

阅读全文      2012/02/16  19时21分00秒        评论(3)    
Tag:

 

 

哎呦,突然就想写博客,还在上边放了一张不应该现在公布的照片。

这个照片啊,应该在生产之后才公布的呢,是我很喜欢的新产品胸针。

还有三个呢,等上市后,我再来放一张照片,嘿,就可以打起精神再写一篇博客了!

 

唉,可是我都剧烈咳嗽了超过一礼拜了,

大概我下次写博客的时候就好起来了。

 

很好的事情是我的睡眠似乎渐渐好起来了,

于是我变得越来越高兴,经常在白天走下楼去,

去吃牛排,或者去吃粉丝,也有时走很远的路去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嗨,反正我很好!挺好的!你呢!

 

也有很恼火的事,就是咳嗽,唉,咳嗽啊,就像一种高调的精神失控,

每天都要不得已的在任何场合发出巨大又难堪的声音,虽然我并不太为此感到难堪,

最难以忍受的是我已经可以睡着了,却非要咳嗽到天蒙蒙亮,梦境每30秒被咳嗽打断一次,醒来已经支离破碎。

唉,咳嗽啊咳嗽,我不喜欢咳嗽,我每天都吃很多药,喝很多水,和很多味道怪异的糖浆,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呢。

 

对了,上一篇日志里有人问我曾经放过的一首歌...

哈哈哈哈哈哈我早就不记得了!

我怎么可能记得我曾经爱听一首什么样的歌呢,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过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听一张CD非常喜欢,Chamboultou

可以推介给你!

 

我只能勉强记住今天发生的事。

 

最近两个礼拜我还是一个不优秀的导游,但我很喜欢这个身份,因为走来走去让我重新想起来,我住在海边,这个地方很漂亮。

 

关于再早以前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阅读全文      2011/12/17  01时43分00秒        评论(2)    
Tag:

 

 

 

 

 

 

 

 

竟然时间久到用户名输入了三次才登陆成功。。。但也可能是我记忆也跟着退化了。

我最近像个怕死的老头似的,开始吃保健药,调理睡眠,调理肠胃,调理所有能调理的地方,甚至还买了双跑鞋,准备开始长期跑步,虽然有个人认为我买回来跑不到三次。

但是周围没什么地方好跑,以前住在海边,想怎么跑怎么跑。

前几天去海边,半夜三更,坐在沙滩上看轮船,回去后立马发烧头晕恶心,这样的状况很频繁的发生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成了一个三天一小病一礼拜一大病的人,每个礼拜都有几天在发烧,把药当饭吃,并且坚决不上医院,晕的站不起来也不上医院,整个脸溃烂了也不去医院,只有一次,不得不在医院来来去去了好些天。

总之,我身体很差,但我在努力改善。

就比如我最近在吃的失眠药令我欣喜若狂,蒙汗药似的,但一个星期后,好像不太管用了,我每天都虔诚的吃药,咽下去的时候都在默念,请你发挥作用吧,阿门。

药的名字变成了我的信仰。

自从发现我爸的收藏夹里放着我博客我就再也不敢在这里写些垂头丧气的话,其实。。。爸,如果你真的看到,谁不得有些垂头丧气的时候呢,请别为我担忧,我总体状态非常生机勃勃还有,我爱您。

 

 

阅读全文      2011/11/11  00时03分00秒        评论(5)    
Tag:

他是这么说的:

嗨你知道吗,我一丁点儿都不快乐,虽然这个话题真他妈的矫情,我极其的不快乐,这已经很久了。我感到非常的压抑,我认为我丢掉了自己,我丢掉了自己于是我再也没有一个朋友,为什么?因为我自己已经没有了呀,你愿意跟一个没影子的人交朋友吗?你问我怎么丢的我也不知道,总之有那么一天早晨醒来它就自然而然的不见了,而除我之外的其他人却没看出有什么不同,这令我无可奈何只有继续的逢场作戏下去,我从不下楼我才不想被他们看到我在太阳下面是没有影子的,不仅没有影子这么简单,甚至如果在太阳下待太久连自己都会慢慢被融化的,融化你知道吗,像一根冰棍儿......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开始抽泣起来,眼泪滴滴答答的掉下来,看起来很可怜。

我问他为什么告诉我这件事,他眼泪汪汪的抬起头说:那你叫我怎么办?难道写在我的博客里吗?虽然我的博客不会有太多人看但是......你知不知道我爸爸的电脑收藏夹里就存着我的博客地址?如果被他看到......

然后他又哭了起来,没一会儿,地板上就汇集成一条小溪,眼泪小溪流出门缝,流向电梯口......一直穿过3个天桥,11个红灯,25个路口,过了马路,最后流向大海。

流水淙淙,真好听。

 

今天的故事说完了,我暂时也没有想好怎么安慰这个悲伤的人。

(好笑的事是“悲伤”的人,差点打成 背上的人)

 

 

阅读全文      2011/09/03  06时50分00秒        评论(5)    
Tag:

 

现在我是在你的对话框里写这些字的,写完再复制到日志框,当然也不可能点发送。
我变得很少写博客,也不常用微博,更加少用的是手机,现在也很少回家,我说的家,是住的地方,我真的家在很远的地方。
每次回到厦门我就陷进了一个怪圈,如果我是个聪明人可能会成为一个科学家。
可我也不怎么聪明。
于是我变成了一个不知所云的人,我在会议室铺了两张床垫,有一米五那么宽,从此我可以日以继夜的待在公司。
我会在凌晨回家去洗个澡换套衣服,又很快回到公司,打开电脑,做设计稿,画草图,或者呆滞的看资料。体力透支后上楼去昏睡,醒来继续。
我变成了几年前我脑子里构思的那个故事主角,每天吃相同的食物,做相同的事,遇见相同的人,没有朋友,也没有期待,却永远无法停止想念。

噢天呐,我说的太煽情了,我不好意思的揉揉眼睛,看看阳台外面的夜,这个礼拜要装个巨大的白色窗帘,云淡风轻的那种,我在这么想。

嗨,我好累唉 。

阅读全文      2011/08/18  02时31分00秒        评论(4)    
Tag:

 

哈,我是来写博客的,但是我写点儿什么呢,我晚上专心致志的DIY了4个胡子杯,你觉得好看吗,如果好看我就做10000个出来,嘿!

你在干什么呢,我一想到你就肝儿疼,嘿!

 

 

阅读全文      2011/08/13  01时07分00秒        评论(2)